首页 >VC档案> 查看内容
  • 银根紧缩,政府引导基金募资如何突围?

    自1984年我国出现创业投资,地方政府一直是我国股权投资的积极推动者。尤其是近年来,在着力振兴实体经济,引导资金“脱虚向实”的方向指引下,各地政府引导基金更是在经济转型过程中充分发挥了排头兵作用,在资本招商、政策引导、创投帮扶、资金放大等多个方面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根据母基金研究中心于2018年3月30日发布的《2017年中国母基金100指数报告》,2017年中国政府引导基金募集规模的增长率为54.68%。在管规模方面,增长率为90.2%。投资总额方面,增长率则为20.09%。总体来看,2017年中国政府引导基金比2016年增长了88.09%。


    进入2018年,由于银根紧缩,政府引导基金的资金募集将会成为急需解决的问题。政府引导基金的一项主要职能是带动社会投资,实现财政资金放大效应,但资金募集过程往往比较艰难。总的来说,政府引导基金募资难的原因集中在“四个不匹配”。


    一是出资额与话语权不匹配。


    为更好的实现政策目标,各级政府在设立引导基金的时候希望以少量财政出资撬动更多社会资金,又希望基金的运营服从于政策目标。作为收益共享、风险共担的一般合伙人,让出资多的一方拥有更少的话语权,并服务于出资少的一方,使得双方的需求难以匹配。


    二是投资者需求与项目回报不匹配。


    社会资金是逐利性质的资金,投资需求为更高的回报率、更短的回报周期以及更低的投资风险。作为政府引导基金,往往有地域、行业、产品等诸多限制,并不以盈利为目标,会更多的投资一些回报周期长,收益体现在税收、就业、产业带动的项目,与投资者的需求并不匹配。


    三是出资意愿与出资能力不匹配。


    传统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的出资人多为一些高端个人或企业,但出资金额普遍较小,大多以千万元为单位。而政府引导基金更多投资于大项目、好项目,资金需求动辄十几亿或上百亿,大多数有股权投资意愿的出资人并没有相匹配的出资能力。


    四是监管政策与投资模式不匹配。


    由于政府引导基金大量的资金需求,其主要的募资对象为各级政府和金融机构,但近一年来连续下发的一系列监管政策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其出资能力。

    比如对金融机构的监管政策:

    金融机构监管政策主要涉及条款:

    事实上,政府引导基金的市场化和政策导向并不统一,被社会资本青睐的项目无需引导,特别是对于一些明星项目,各地政府的角色更多的是参与竞争,以市场化方式实现政策目标的模式还需要政府和社会资本双方付出更多的努力。


    政府引导基金的募资应注意三点:

    一是首期规模不宜过大,应采用分期募集的模式,降低募资难度;二是市场化基金和政策型基金要做划分,避免出现定位不清、侧重点不明确的情况,政府对不同的基金应给予不同的支持政策;三是对于一些重点项目、明星项目,应适当突破政策限制,充分发挥政府“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


    在引导金融机构参与投资时,政府应在先行先试,补足动力,解决问题,差异管理四个方面发挥作用。


    首先是先行先试。

    金融机构普遍倾向于投资成熟项目,并且其审批到出资是一个冗长的过程,政府引导基金可在基金设立前期突破出资比例,以自有资金完成设立,起到基石投资者的作用,增强金融机构的信心,待金融机构资金陆续进入后摊薄出资比例,将资金放大效果体现为逐年增加,最终实现的过程;


    其次是补足动力。

    从收益角度,给予金融机构更多的让利措施、税收优惠,以及存款匹配等支持;从风险角度,建议以政府出资部分为金融机构提供安全垫(以出资额为限,并未增加政府债务);


    再次是解决问题。

    由于股权基金的投资周期过长,在投资前期无法实现收益,而金融机构用以投资的资金需要支付利息,因此在投资前期金融机构处于亏损状态,是其出资的主要障碍。政府引导基金可根据被投项目的估值变化,以自有资金先期垫付金融机构的投资收益,待项目退出分配时再行追补,保持各方总体收益不变;


    最后是差异管理。

    募资难度高的让渡大,募资难度低的让渡小;初创期的基金让渡大,成熟期的基金让渡小;社会效益大的基金让渡大,商业化取向的基金让渡小;面向经济落后地区的基金让渡大,面向发达地区的基金让渡小。


    通过与不少政府引导基金的讨论与交流,母基金研究中心进一步了解到,他们在注意以上三点(首期规模、自身定位、政策优势)的同时,还可尝试从以下四个方面破解募资难的问题。


    一是拓展募资渠道。

    资管新规等监管政策的出台,很大程度上使得银行等金融机构无法投资期限过长、信息不够透明的金融产品等。如此形势下,政府引导基金可逐步偏向私人银行、家族基金、偏远地区母基金、高净值人群等其他渠道募集资金。


    二是调整投资方式。

    一方面,投资国内外领先基金,这类基金投资能力毋庸置疑,可以减少政府引导基金的投资精力;另一方面,与产业资本开展合作,设立较小的母基金或者转向投资具体项目,以减少其募资压力。


    三是尝试S基金。

    S基金(私募股权转受让)投资,是指从已经存在的LP(有限合伙人)手中购买相应的私募股权权益,也包括从GP(基金管理人)手中购买私募股权基金中部分或所有的投资组合。S基金具有价格优惠、投资标的明确及有效降低J曲线效应等特点。政府引导基金可以先做好手中的基金,在基金投资期限未到之前转让基金,从而缩短基金的退出期限。


    四是创新管理模式。

    政府引导基金可以打包基金,建立资产池,穿透产品,从而使基金与底层资产一一对应,基金投资标的明确,使募资对象得以真实、准确、完整地了解所投基金信息。这与第三点所述S基金缩短年限一起,将有助于政府引导基金走出难向银行等金融机构募资的困境。


    作为政府引导基金,既有先天优势,亦存在后天限制。在监管政策趋严的背景下,母基金研究中心建议政府引导基金与时俱进、开拓创新,实事求是研究政策、设身处地为投资人着想,这样,募资将不会再难。



    评论
    最新评论
    • 暂无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