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58直播帝国的后路
2017-05-24 15:42:09 王潇其 界面新闻 次阅读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闷声赚钱。”

提到9158,一位直播行业人士评价到。

在移动直播风口最劲的一年,作为国内秀场的鼻祖,9158基本上没什么声音,更没有第一时间跟上移动直播的浪潮,直到2016年的第二季度才正式推出移动端产品。

2016年,映客、花椒、一直播借着风口一路狂奔,占尽风头。有媒体评价,老牌直播平台在移动时代掉链子了。

但从收入看,似乎并不是这样。2016年,天鸽互动全年总收入8.34亿。与此相对应的是,移动端两强映客和花椒,一个已委身于宣亚国际,另一个尚不具备盈利能力。

5月23日,天鸽互动公告称,将战略投资花椒直播所属北京密境和风有限公司,以1亿人民币现金认购其若干股份,具体数额并未透露。双方在直播相关的领域展开独家合作,以共同推动网络直播业务的健康发展及取得技术、运营方式、产品升级换代等方面的突破。

稳固的生态

“9158相约运城130292”,秦彬(化名)离开直播圈子有几年了,但对于自己八年前在9158上建立的房间的名字,他记得分毫不差。

2009年,秦彬刚刚接触9158。那时,9158第一家将视频聊天引进聊天室。“心情郁闷了或者高兴了都可以在里面玩。”

白天,秦彬是一个业务员,每天下班后在9158上玩到凌晨,后来干脆辞了工作专职玩9158,从一个普通玩家慢慢做到了直播房间的室主。

“室主是一个房间的最高领导。”说这话时,秦彬多少有点自豪。

室主可以管理房间内的主播和观众,有开关房间、锁麦和让用户上麦的权限。室主的收入根据人气来,一个房间有20人,室主每周拿100元,达到60人室主每周可以拿300元。那时候,聊天室的房间有大有小,小的容纳100人,大的容纳500人,不像现在,一个直播间动辄几千人观看。

“每天都在使劲做人气。”秦彬说,当时他对9158充满了信心,一心想做区长,这样就可以管理一个区下面的十几个房间。

秦彬的信心源自于跟他同样充满热情的玩家。

9158分系统消息频道、世界频道和版区频道,玩家在世界频道说一句话需要花费一万虚拟货币,相当于10元钱,而其他所有玩家都能看到他说的话。某一天晚上,两个土豪玩家起了冲突,在世界频道“干架”。

“一个土豪一晚上骂了近8万元人民币,全区都惊动了。”秦彬说。

直到今天,秦彬仍倾向于看电脑直播,而不是手机直播。秦彬觉得,电脑端功能很多,主播加图片、文字、示范教程都很方便,手机端简化了很多功能。

天鸽互动CEO傅政军此前对媒体表示,天鸽互动在向移动端转型的过程中,95%的PC用户都没有转到移动端,年龄是一个因素。

“我们的用户很难被别人挖走,我们也比较奇怪。”天鸽互动CEO傅政军说。

天鸽互动的用户主要分布在三四线城市。打赏虽然没有一线用户多,但是属于比较有闲钱的。“有很多用户是像包工头这样的室外工作的人,下班后就没有什么事情了,有充足的时间在我们这里玩。”

十多年的经营,主播和玩家之间在9158上形成了稳固的人际关系。

“很多主播做了快十年,有些都有孩子了。”傅政军说,他也不担心主播跳槽,这些主播在9158已经玩了很长时间,是既得利益者,在这里能赚三五千,去新平台可能一分钱赚不到,跳槽还会得罪这边的家族。“都是年轻人跳槽,老人很难动的。”

傅政军说,PC端在走下坡路,有很多人不开机了。但做了移动端之后,以前多年积累的用户,现在又回来了。

移动之争

YY刚刚卸任的CEO陈洲曾对媒体说,YY直播做到第四年的时候,就开始考虑往移动直播转型,“2014年我们天天盯着设备什么时候会成熟。”

但在天鸽互动集团内部,针对要不要做移动端的决策,很长时间都是莫衷一是的状态。

2014年7月天鸽互动上市之后,傅政军就有意考虑转型移动端。但直到2016年第二季度,天鸽互动才上线第一款直播的移动应用。

“当时高管很反对。”傅政军说,集团内部担心,移动端做得再好也不赚钱,去做移动端就没办法把PC端发展好,“自己把自己弄死了”。

“当时我就想即便把PC弄死了,也要发展移动端。”为了表决心,傅政军亲自带团队,做出了水晶直播。

天鸽互动是多平台发展的公司,傅政军推出了水晶直播之后,其他团队着急了,随后9158团队推出了喵播,新浪show推出了疯播。

“我做得没他们厉害,但是把各个团队做移动端的势头激活了。”傅政军说。

根据天鸽互动2016年的财报,2016年,天鸽互动集团总收入8.342亿元人民币,较2015年6.775亿元同比增长23.1%。其中来自在线娱乐服务收入较去年的5.907亿元增长28.5%至7.593亿元。2016年度集团毛利润为6.461亿元,较去年5.262亿元增长22.8%,毛利率为77.5%。而按销售虚拟货币及游戏币所收取的现金所得款项分析,来自移动端的收益占集团年内在线互动娱乐服务收益约46.4%。

最新公布的2017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截至2017年3月31日,天鸽收入2.44亿元人民币,较去年同期1.52亿元增长61.0%;其中来自在线互娱收入为2.11亿元,其他收入3350.0万元。集团毛利率为84.7%,净利润为9922.7万元;经调整后净利润为1.05亿元,同比增长177.5%;经调整EBITDA后为1.27亿元,同比增长151.3%。

傅政军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天鸽移动直播收入已经超过PC直播。“PC端会掉一点,但没有掉得没有想象中那么多,而移动这块的收入又是新多出来的,等于我们的盘子又变大了,像人员、研发支出等固定成本没怎么增加。”

“我们的财报一轮比一轮好,收入增长可能没有那么快,但是利润增长很快。”傅政军说。

严守秀场

在其他平台为头部主播打得头破血流时,9158还固守着严格的秀场规则。PC时代建立的体系,沿用到了移动时代。

天鸽依靠家族制将松散的主播聚到一起。与其他直播平台不同,天鸽旗下各个平台上的主播和家族不直接参与打赏的分成,按照任务的完成度获得相应的收入。

李凯(化名)是9158手机端上一个家族的管理人员。去年,李凯还是喵播上的游客,累计花了5000元。后来发现常看家族的家族长是自己的老乡,就跟着一起玩。

李凯白天做本职工作,晚上无聊的时候兼职做家族运营。

根据李凯提供的主播待遇标准,每周开播三天、周流水超过120万虚拟货币的主播,一周可以拿到100元底薪。一般用户刷一个10万货币的礼物,对应的价值是20元,主播可以拿到2万货币。

李凯说,120万很容易达成。玩家每刷一次礼物,系统会随机开奖,如果一个用户刷了40货币的礼物,中了500倍,账户里就有20000货币。这是为了吸引用户更多刷礼物的小策略。

在李凯管理的15人小家族里,有一位主播的周流水可以达到8000万货币,家族在这个主播身上一周赚700元。

曾经,9158上的虚拟货币交易是非常诱人的经济链条。秦彬就曾经做过货币的交易。玩家通过官方渠道充值,100元只能拿到100万的货币,但是从主播那里可以拿到120万。但很快,9158就切断了这一交易链条。

主播拿到的货币没有官方途径可以兑换成现金,官方也禁止主播私下交易货币,一旦发现会采取罚款或封号的措施。李凯说,玩家之间也基本不会进行货币的交易,转手会扣除70%,非常不划算,基本上很少有人会转手,货币只会在系统内流通使用。

另外,9158上没有超级大主播。傅政军说,“YY、斗鱼是直签大主播,一个大主播走掉影响很大。我们主要签的是小主播,一个月赚个两三万就不得了了。”

傅政军并不看好2016年起来的一波生活类直播。“比如你做旅游直播,或者做了一道菜,现在还没有办法和秀场直播相比,看的人不多。从用户粘性、活跃度来看,还是美女直播这样的秀场直播比较高。”

“用户玩美女直播玩了一段时间,会产生审美疲劳,有可能就不玩了。但是过了一段时间,也许无聊了、有钱了,又会回来玩一下,而且美女也是经常换的。人类的本性还是会驱使你交友。”

傅政军认为,秀场不会有断崖式地下降,只会缓慢地下降。

寻找后路

“线上夜总会”这个标签,一直是9158绕不开的问题。

虎牙直播创始人古丰曾经公开表示:PC直播最早是从09年9158开始做美女秀场开始的。通过搭建一个直播平台,让美女上来直播,通过擦边球的方式很快把秀场的模式发展起来,成为当时很赚钱的业务。PC直播的爆发增长是从YY切入秀场开始,YY将擦边球的秀场业务升级为释放民间艺人生产力的大舞台。

为了摘掉这个标签,9158投入了很多精力。

李凯说,主播穿得露一点会被判违规,家族长会被罚款。主播直播可以唱歌、聊天,但涉黄、打广告、销售都不可以。

但记者在下午时间段随机点进了一个直播间,就包含轻微的色情内容,主播播放的音乐也带有性暗示。

经过多年沉淀的用户,秀场仍是赚钱的模式,但新的商业化方向也是天鸽集团必须考虑的问题。

从事直播行业品牌营销的杨涛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天鸽互动旗下的平台我们都不碰的,因为都是秀场,没有其他商业化的潜质,不适合品牌客户做营销。”

从日活数据看,天鸽推出的几款直播平台排名并不靠前。杨涛认为,“花椒拿天鸽的投资,天鸽的原因更多。”有360的支持,花椒不太缺钱。反而是天鸽缺乏拳头性的移动端产品。

这次天鸽入股花椒与映客被收购是完全不一样的,映客是发展受限需要买家,而花椒的发展势头很好,只是天鸽需要在移动端布一颗重要的棋子。

天鸽此次战略投资花椒,除了对天鸽的用户群体有补充外,双方在技术、渠道、演艺公司等多方面都可以展开协同,对整体直播业务的拓展也会产生拉动作用。

事实上,尽管最早成功验证秀场模式,9158很早就在找其他的后路。

通过财报发现,天鸽互动在2016年1月和5月分别投资了两家做车贷业务的互联网金融企业,同时还有小额现金贷业务。“比如用户没钱送礼物了,找平台借1000元,过一段时间还1100元,大家都能接受。这种业务,未来有前景,也和我们的主营业务吻合。”

除了投资以外,天鸽集团还在开发手机游戏,今年会陆续推出贪吃蛇、球球大作战类似的手游。

对于业务线如此繁杂的原因,傅政军表示,直播这个市场也不是很大,没有其他人想的那么大,“也就是个银矿”。银矿就有银矿的投入。每款产品也就投入几千万,喵播、水晶直播现在宣传和收入基本持平,慢慢实现盈利。如果投资像其他平台那样投几个亿进去,赚钱遥遥无期。

“我们银矿挖一点,铜矿挖一点,总的加起来也算是个金矿。”傅政军说。

 

上一条 下一条: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