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亿城市俱乐部”金融中心建设12强
2017-03-06 17:11:16 顾月 21世纪经济报道 次阅读

衡量一个城市是否成为金融中心,金融业增加值占比是核心指标。从各地2016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政府工作报告等资料统计来看,在城市GDP超万亿的城市中,上海、北京、深圳在金融业增加值占比位居前三,南京和成都紧随其后。重庆则成为2016金融业增加值同比增速第二高的城市,仅次于上海。

建设金融中心,一直是各大城市的目标。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主要城市的“十三五”金融业发展规划纲要等文件,在2016年GDP总量超万亿的城市中,北京、上海、深圳均以国际化为目标,但提法有所差异,其余城市也提出要建设辐射周边的区域金融中心。

“金融业属于高端服务业,附加值高、污染小、就业好,在产业的转型升级中占有重要地位。”对外经贸大学校长助理丁志杰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除金融业本身优势外,更重要的是它对实体经济有杠杆撬动作用,可以促进当地实体经济发展。”

衡量一个城市是否成为金融中心,金融业增加值占比是一项核心指标,也是各地政府在制定“十三五”金融业发展规划时的重要目标指标之一。“金融业增加值占比可以较好的反映该城市金融业的对周边的辐射能力以及金融深化程度。其它指标包括存贷款数额、金融业增速、金融机构集聚度、上市公司数量等则可以反映当地金融发展的潜力。”社科院金融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各地公布的2016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政府工作报告等资料统计,在城市GDP超万亿的城市中,上海、北京、深圳凭借绝对的优势,金融业增加值占比位居前三甲,分别为17.3%、17.1%和14.9%。

上海增速夺冠

2016年上海再次以17.3%的金融业增加值占GDP比,及17.5%的增速位居各“万亿”级城市首位。

“最近两年上海IPO数量增加较快,金融证券市场发展良好。此外,上海自贸区也获得了诸多政策支持,如实行金融改革,开展跨境金融等。”上海地区一位金融研究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上海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进一步提出,上海要在2020年迈入全球金融中心前列。

上海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肖林曾经指出,从国际金融中心到全球金融中心前列,主要区别在于伴随着人民币国际化,人民币作为国际货币将在全球经济中发挥更大作用,上海将不仅是全球金融中心,还是全球金融资源、投资资源、贸易资源的配置中心。

除北、上、深外,各区域金融中心的表现也十分抢眼,竞争亦是激烈。重庆成为2016金融业增加值同比增速第二高的“万亿级”城市,仅次于上海,达到16.51%,金融业发展潜力较大。

排在北、上、深后,金融业增加值占比较高的城市是南京和成都,分别为11.8%和11.5%。但是这两个城市的金融业增加值总量则在GDP过万亿城市中处于中游水平,一定程度表明金融业在当地经济中产出较高,但并非表明其金融业发展水平很高。从金融业增加值总量来看,广州、天津和重庆较高。

区域金融中心异化竞争

相比于北、上、深的国际化说法,区域金融中心建设则是遍地开花,竞争激烈。如杭州、苏州、南京均提出建设辐射长三角区域金融中心等。

“打造区域金融中心,可以更好进行资金配置、提高自身对周边经济的辐射能力和影响力。”一位东部地区金融监管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此外,相比周期较长的其它投资项目,金融业投资不占地、就业好、周期短、见效快,可以解决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杠杆撬动经济发展。所以目前很多地方政府青睐金融业,希望建成区域金融中心。”

“那么多区域金融中心,最后谁会实至名归,是由市场选择。但在全国资金流动成本十分低廉的背景下,对于非一线城市,单纯通过对比金融业增加值、占比、机构数量作为衡量区域金融中心的指标,意义不大。”曾刚表示,“差异化竞争对一些城市或许是不错的思路,比如天津提出建设融资租赁中心,杭州提出建设互联网创新金融中心等。”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比各城市“十二五”、“十三五”金融业发展规划发现,越来越多的城市在制定发展规划的时候,选择突出自身特色,加大发展与自身产业结构情况相适应的金融业。

如杭州依靠本身互联网公司集聚的优势,在《杭州市金融业发展“十三五”规划》中提出了“新金融”概念,将到2020年把杭州建设成以互联网金融创新和财富管理为特色的新金融中心。青岛市则以2014年建立的财富管理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为依托,提出继续加大在财富管理方面的优势,建立一个国际化的财富管理中心。


上一条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