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霾之下:本轮重霾区近70万平方公里 百余城遭重创
2016-12-21 17:24:26 危昱萍 界面新闻 次阅读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治霾经济账

一夜之间,半个中国的朋友圈都被“寂静岭”的现实图片攻占。12月19日夜间开始,华北等地霾天气进入最严重时段,范围开始扩大,重度霾区域面积翻倍,波及吉林、辽宁、北京、天津、河北、山东、河南、陕西、山西、湖北、安徽、江苏等12省市。其中,京津冀地区受污染最严重,石家庄PM2.5破千。受此影响,北京首都机场上百次航班取消,多条高速公路采取路段封闭措施。

2013年9月,国务院颁发被称为史上最严“治霾”的《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之后,中央财政开始设立大气污染防治资金,自2013年始,中央与各地政府对大气治理进行的资金投入,总额已超过千亿元。但这笔资金也并未全部落实到位,据财政部通报,有不少省市挪用“治霾”资金情况严重。而在环保部发文督促地方燃煤电厂停产限产后,违规情况仍比比皆是。“治霾”究竟能靠什么机构?共识依然是政府。

“进,进不来;出,出不去。”

当记者向中通快递某网点工作人员询问快递延时的原因时,该工作人员用这句话形容现状。

12月16日起,华北、黄淮等地再遇霾伏。中央气象台将其称为“今年以来范围最广、持续时间最长、强度最强的霾天气”。

环保部统计的全国城市空气质量日报显示,19日,367个监测城市中100多个(30%)城市遭受重度及以上污染。17个省市自治区在灰霾的笼罩之下,其中重度霾的影响区域近70万平方公里,超过了欧洲第二大国乌克兰的国土面积。

航班取消高速关闭,出行受阻,快递也无法正常工作。据菜鸟网络初步计算,可能延迟的包裹数量将达到4000到5000万,平均延迟0.5到1天。

截至12月20日中午,至少有27个城市已启动重污染天气红色预警。不过,各个城市的预警措施不一样,也引发了争议。以中小学停课为例,北京执行全市小学、幼儿园等停课,中学弹性教学的措施;“爆表”城市石家庄直到12月20日也仍未停课。

相见不相识

大雾橙色预警加上霾橙色预警下,北京等地能见度不到200米。截至中午,首都机场已有256架次航班取消,273架次航班延误。

乘坐香港联合航空公司班机从香港起飞的赵先生,原计划19日10点多抵京。当天空气污染严重,飞机兜了一圈后又飞回香港。他只好改签,20日上午7点50分登机,延误到10点多起飞,大约下午1点半才到北京。

还有市民向记者介绍,雾霾天看不清人,加上彼此都戴了口罩,虽然在路上瞅见友人却不敢认,两人在微信上聊天才发现真是对方。

在京东等购物平台上,有某些品牌的口罩已脱销。还有旅游公司嗅到商机,推出“洗肺”城市、“避霾”路线等概念。

不过,也有这么一部分人不想或者没法戴口罩。大庆人小何是一名外卖送餐员,冬天一套行头包括黑色头盔和手套、红色围巾、蓝色制服,没有口罩。“戴口罩打电话讲不清楚,耽误事。回头要是慢了,顾客就给你个差评。”他说。

雾霾天仍有不少人在室外抽烟。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内外人来人往,一楼大厅挤满了看病的儿童和家长,其中许多小孩戴着口罩。虽然儿研所在显眼的地方都贴有“室内室外禁止吸烟”等标语,但大楼门口,一些牵着小孩的男性家长置若罔闻。

网络段子也成了雾霾天的“标配”。例如:北京PM2.5值264,石家庄PM2.5值771,北京停课5天,石家庄照常上课。北京的孩子是祖国的花朵,石家庄的孩子是祖国的绿萝。

这暗讽了某些启动了红色预警且爆表的城市,在应急措施上执行不力。石家庄市区小学及幼儿园到12月21日才临时停课一天;邯郸市主城区部分区域小学、幼儿园12月21日也才停课一天,其他地区自行决定。

一些直接影响到民众日常生活的应急措施引发了另外的争议。12月16日0时起,太原市启动红色预警。该市清徐县管道煤气气源厂山西美锦煤焦化有限公司实施限产措施,因此该公司从12月16日起限制焦炉生产,煤气无法产出,停止向太原市和县城供应煤气,不能满足县城居民生活的用气需求,12月17日晚11时30分才恢复向县城正常供气。

据记者了解,山西美锦煤焦化有限公司隶属于美锦能源,今年未于10月底前按期完成提标改造任务。针对废气污染物连续超标排放等情节严重的违法行为,太原市环保局责成清徐县环保部门,对该公司及其他3家焦化企业处以720万元的罚款,数额创该市新纪录。

预警标准尚未统一

在11月初的重污染天气过程中,哈尔滨、大庆等地曾出现过PM2.5小时浓度值超过1000微克/立方米。当时,环保部通报,两地重污染天气预测预报能力不足、响应级别偏低。

而此次,山西临汾自12月9日起启动红色预警,15日至21日维持,红色预警时间长达13天;石家庄、邯郸、衡水、郑州等地在12月16日就启动了红色预警;焦作、新乡等地12月17日启动红色预警。

但这些地方,都在12月19日出现了“爆表”。其中,已实行“利剑斩污”行动30多天的石家庄市,“爆表”超10个小时,下午世纪公园监测站点的PM2.5和PM10实时数据曾双双破千;邯郸市“爆表”超20个小时,四个监测站点中有两个曾出现PM10实时数据破千。

一个原因是红色预警的应急措施落实不到位。以河南省为例,在河南多个城市雾霾持续“爆表”的背景下,河南一些企业仍顶风作案,“逆势排污”。据新华社报道,河南省政法委书记、副省长许甘露指出,2998家应该停产的企业用电量与停产前变化不大,900家要限产的企业用电变化量也不大,说明管控出现了问题,该停产的没停产,该限产的没限产。

环保部督查还发现,河南安阳与河北邯郸交界处,属于邯郸磁县管辖的“岗子飞地”存在2家炼铁厂、1家灰厂、1家石子厂、1家油毡厂,均无任何污染治理设施,现场检查发现,这些违法企业仍在生产。

各地启动红色预警的标准也不一样。北京、天津、河北、河南规定,红色预警启动门槛为预测AQI大于200将持续4天及以上,且日均值大于300将持续2天及以上时;或预测空气质量指数日均值达到500及以上,且将持续1天及以上时。

而预测日均值大于300将持续2天在山西、山东、吉林、陕西还不能启动橙色预警。山东、山西、陕西只有发生1天以上AQI≥500才启动红色预警。吉林则是预测AQI达到500及以上,且持续3天及以上时,才启动红色预警。

重污染天气应急预警外,日常的环保工作也不能懈怠。国研中心产业经济部研究员许召元表示,地方政府应利用大气污染防治的硬约束,从年初就开始,在监管执法、产业结构调整等方面布局。

比如信息公开近几年取得了比较实际的效果,但还需要进一步推动这方面的进展,发挥好社会公众的监督和信息提供的作用。有些地方连数据真实性都难以保证,决策就没有好的基础。“群众对周边环境信息的提供和获得渠道很透明,对治理有很大的促进作用。”许召元说。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原标题:雾霾中“相见不相识”:重霾区近70万平方公里 百余城遭重创

上一条 下一条